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成长历程

——用图片记录我每天的点点滴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   

2015-09-04 22:48:35|  分类: 宝贝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下了多天的雨,今天终于泛晴了,姥爷和姥姥迫不及待的带我出去玩,在邕江边上一直玩到中午才回来,回来的路上,路过蛋糕店,我居然喊着让姥姥姥爷给我买面包吃,我到了蛋糕店,认定了一种面包,其他面包都不要,任凭姥姥姥爷怎么说也不行,必须要买我指定的面包,姥爷无奈的淘钱了,我在路上是又吃又喝,姥姥姥爷说我肯定是饿了,玩了一圈已经消化忘了,一个面包吃的还剩了一点,姥姥姥爷说我主意比较正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