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成长历程

——用图片记录我每天的点点滴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   

2016-02-21 23:02:21|  分类: 男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舅姥爷他们还在路上,小姥爷今天又回许昌了,小舅舅和小姨两个人送小姥爷到火车站,早饭后,姥姥姥爷推上我的小车,准备带我去民族广场喂鸽子,还是比较远的,来回走了将近九公里,由于民族广场在搞活动,鸽子一直不敢落下来,我就和小朋友玩吹泡泡,突然,有一个机会,几只鸽子落到了草坪上,姥姥姥爷赶快带我过去,我就开始了喂鸽子,引的鸽子飞来一大片,都在抢着吃,突然,头鸽突然起飞,哗啦一下全部飞走了,好失望,鸽子再也不敢过来了,下午两点才准备回家,可是我在路上就睡着了,回到家我就没有上床睡觉,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。 - 木木 - 我的成长历程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6